梅花三弄  

“我不能忘记爱他”

冰秋-泡沫

*设定是功德圆满沈老师二刷埋骨岭副本,系统出现漏洞意外导致洛冰河知道了所有事情。

*很短小的故事,二刷埋骨岭莫得车

全都是泡沫,只一霎的花火。

你所有的承诺,都太过脆弱。

而你的轮廓,怪我没有看破,才如此难过。

——《泡沫》

沈清秋头顶是摇摇欲坠的石壁,脚下是坑坑洼洼的石路,左手是洛冰河,右手是斜插入地的心魔。

待不下去了,他想。沈清秋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一睁眼又是埋骨岭这个鬼地方,而洛冰河看起来则比上次更不对劲了——至少没有按剧本来走给他一个磕碰的吻。

"师尊,你叫我如何信你…"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如潮水将洛冰河卷入海中,他眼里尽是深幽,全无半分光。

我...

"我害怕睁眼,害怕梦醒之后一无所有"


是师尊跳高楼后的冰妹,沉浸在梦里面,唯有梦里他才得以见到沈清秋,而梦醒之后所见的又是那身凉躯体。


莫得了,也许会写出来,但是现在要先去睡觉

建立在假如有一天洛冰河知道了沈垣是穿过来有系统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堆上面。以及功德圆满沈重刷埋骨岭(应该解释清楚了…

埋骨岭。

"师尊…我想不明白,你到底是谁啊?"

这样的洛冰河沈清秋看着心疼,眼眶泛红却没有落泪。

沈清秋放轻了声音去哄他,"冰河,师尊在这里"

他抓紧了沈清秋的手,越抓越紧就好像只要一松手沈清秋就会消失一样。

"你是谁啊…沈九,沈清秋,还是沈垣?可我只想要师尊一个人…"

洛冰河眼里透着几句倦意,他忽然感觉滔天的累将他卷席,被心魔剑所扰眼前皆是一片幻,可他深陷其中——出不去。

"洛冰河!"...

冰九-情蛊

二-承情于谁

   洛冰河到底是没能理解何为师徒情意,即便他自认已经竭力做到最好,但似乎沈清秋从未这样认为。他在不断的否定之中开始逐渐意识到——也许师尊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吧。

 

 这个想法再冒出苗头的时候就被洛冰河狠心掐灭,他的目光穿过了层叠树影窥得了一线天光。洛冰河仍旧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师尊担不起君子之名,即便沈清秋在某些方面的确是过了分寸的。但这也无法阻止沈清秋本人清风朗月,身若修竹——这是否过于肤浅了呢?

 

 他将斧头杵在了树桩上,单薄的身躯倚着好像只需一阵清风就能将这个还未张开的少年吹走。洛冰河的身后,倒在地上的树干上坐着一个少女,明黄色放在她身上是极衬的,明艳活泼声若银...

*剧情混乱,忽然想到的一个片段,谨慎食用


"师兄,杀了我吧…"我不想留在没有你的地狱。


九枝灯被梦魇所困,身侧的手无意识的抓抠着身下软被,他的眉间紧锁口中喃喃。徐行之沉默地坐在床边看着他的师弟陷入深渊,心中一杆秤摇摆不定,眼底满上了几分苦涩——我这个做师兄的,连他唯一一个要求都无法满足。


救,还是不救;杀,还是不杀。


他仍旧无法做出抉择,这个选择太难更论这个选择直至向他的师弟。徐行之叹了口气,手轻轻按上了九枝灯眉间揉开了拧成结的眉目,他在九枝灯耳边轻声。


"小灯,师兄在这里。"


睡梦之中的人仿佛听到了这句话,攥着被单的...

冬天来了啊。

还没到飘雪的时候,安定峰已经陆陆续续把新做的冬装送了过来。沈清秋看着摞在桌上的斗篷,起来手一抖——哦豁。领口一圈镶了白色绒毛,想来兴许是貂毛吧。

再一看旁边一摞,看起来应该是洛冰河的。沈清秋眼尖,很快发现了哪里不对,这可不是他平日穿的黑衣,倒是和沈清秋的青衣有几分相似了。

可不就是情侣装吗?

恰逢尚清华来,沈清秋手拿了茶眼神示意,"嗯?"

尚清华哪里会不懂沈清秋意思,"这不是哪天被冰哥听去了一句般配不般配嘛,瓜兄你懂吧,儿子不能不宠的"

沈清秋冷笑,"还没轮到你来宠呢"

再之后便是清静峰飘了雪,斗篷是正好拿...

冰九-情蛊

一-世若有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

  世人总说不个清楚,有说是这,也有人说是那,却无人得以讲清。

  不知情,不解情,便为人。

  “……”

  当洛冰河推开破败的房门,手里小心翼翼捧着碗半冷不热的肉粥——似乎也不能叫做肉粥了,其中漂浮不过白水米粒难见更论肉糜?洛冰河一脚踏进了弥漫腐烂之味的房间,他仿佛被黑暗所包裹夺走了一切光亮。是了,黑暗夺走了他的光——他的母亲。

  洛冰河尝试开口发出一些声音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他大睁着眼睛,眼是干涩的没有一滴泪流出。伤及至悲是不会流泪的吧,洛冰河迷迷糊糊的想着。他步似蹒跚最后跌坐在了床前,房内无灯洛冰河凭感觉认为自己碰到了母亲的手,那只手枯瘦...

柴房的门被外面的人狠力关上,力之大乃至相撞时旁边的一摞柴震了一下。洛冰河眨了眨眼,他把身体蜷缩起来沉默的看着门缝下漏出的一点光缓缓消失。

他忽然明白,黑暗是会吞掉光的。这个世间哪里会有光,终究是会被黑暗所吞食。

可为什么洛冰河总觉着即便世间再无光亮,他仍旧看见了光。再看清的那一瞬间他又想讥笑,“沈清秋…你配吗?”

昨天想的一个冰九片段,情蛊里面的。

冰九-情蛊

也是个构思的片段,和上次的是一个故事。

——无间深渊

洛冰河听见了,耳畔幽魂呼啸脚下是碎石作路依稀间还可辨得其中冥火汹涌。那是万鬼哭嚎的声音,洛冰河眉尖轻轻的拧起,俊郎的脸皱成一团,他感受到了身体里蛰伏的天魔血脉正在被唤醒——他无法阻止亦不愿阻止。

深红的印记攀上了眉心,辗转流光。

魔气和灵气共处一身,再看洛冰河只眼闪了诧异,再便是了然于心。他抬头看向了尽头——那里有一柄剑。

心魔,剑名在洛冰河心底浮现。

他只觉得好笑,扪心自问我哪有什么心魔,天下三千又有谁能成为我的心魔。

无人能亦是有人能而不自知?

洛冰河五指扣住了那柄剑,而那一刹那他想到了一个人。既不是仙盟大会里初夜缠绵...

©梅花三弄 Powered by LOFTER